您的位置:首页 >> 征文启事

134忠义炳千古 神灵护一方

发布时间:2018-08-29    浏览次数: 人次    作者:文物局

(134)

    欢迎词:

各位朋友好,欢迎大家来到三晋大地,在太原清徐进行一次文化之旅。

这座历史悠久的狐突庙,将带您感受春秋时期晋国大夫狐突之忠义精神,带您遥想春秋风云,带您透视晋国历史。

这座历史悠久的狐突庙,将带您感受狐突被神化的种种神奇传说,带您体会山西地区传承几百年的民间信仰。

正文:

一、狐突其人

朋友们,我们将要领略的狐突庙,是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又称狐神庙、利侯庙、狐大夫祠,供奉的是春秋时晋国大夫狐突。那么,狐突是什么人呢?为什么会成为神灵得到供奉呢?

狐突是春秋时期晋国人,活跃于晋献公、晋惠公时期(距今已经2600多年),正是晋国日益变得强大而又发生内乱的特殊时期。狐突姓姬,狐为其氏(秦以前有姓有氏,男子一般以氏称呼。汉代以后姓和氏融合为一体,所以狐突不是传说中的改姓。狐氏出自姬姓,是周的分支,因其祖先被分封到狐戎,所以以狐为氏),名突,字伯行。

狐突的两个女儿大戎狐姬、小戎子一同嫁给晋献公(按当时习俗来说,同姓是不通婚的,晋献公与狐氏同出自周,都是姬姓,但晋献公不拘一格,没有遵守这样的习俗,娶了同姓之女),大戎狐姬生重耳,即后来的晋文公;小戎子生夷吾,即后来的晋惠公(狐突是晋惠公和晋文公的外祖父)。重耳和夷吾在没有做国君之前,与太子申生并称三公子,三人都有贤良的名声。狐突因为两个女儿的关系,成为晋献公的重臣,参与晋国朝政。

后来晋献公在讨伐骊戎时,又从骊戎取了骊姬姐妹,骊姬得到宠幸,为了让自己的儿子将来能够继承国君地位,排斥三公子。首先陷害太子申生,挑拨晋献公让太子申生去讨伐皋洛狄(狄族的一支)。在这次讨伐中,狐突为太子申生驾车,帮助申生分析晋国政治局面,劝谏申生去其他国家避难,但申生因一味忠孝没有听从。(三公子中只有申生与狐突没有血缘关系,但狐突忠心耿耿,帮助贤德的太子,是一心为了晋国着想的)

重耳和夷吾为躲避骊姬之祸,出奔其他国家,狐突让自己的两个儿子狐毛和狐偃追随保护重耳。后来夷吾先回国做了晋国的国君,即晋惠公;重耳及其两个舅舅仍然流浪他国。晋惠公死后,其子晋怀公忌惮在外的重耳,命令追随重耳的人都如期回晋国,否则诛杀其全家。狐突拒绝召回两个儿子,大义凛然地回应晋怀公说:“儿子出仕做官,做父亲的要教导儿子忠诚,这是自古流传下来的道义。选定了尽忠的君主,再背叛就是罪过。我的儿子狐毛、狐偃已经追随重耳很多年了,如果召回他们,是教导他们背叛。作为一个父亲却教导儿子背叛,凭着什么样的道义来事奉国君呢?不滥施刑罚,是国君贤明的表现,是臣子的愿望。如果国君滥施刑罚而图一己之快,谁能没有罪?”(《左传·僖公二十三年》:“子之能仕,父教之忠,古之制也。策名委质,贰乃辟也。今臣之子名在重耳有年数矣,若又召之,教之贰也。父教子贰,何以事君?刑之不滥,君之明也,臣之愿也。淫刑以逞,谁则无罪?”)最终,宁死不屈,全家都被晋怀公杀死。

晋文公重耳在回国做了国君之后,哀感外祖父之死,嘉奖其忠义之节,在马鞍山下重新隆重安葬了狐突一家。

二、狐突神化

狐突是如何由人逐步成神的呢?

从史书中对狐突的记载来看,他是一位有智勇兼备而又忠义无双的君子,他表现出的智勇忠信的品格,符合上层统治者对下臣忠贞不二的要求,受到历代统治者的认可和嘉奖。他因不愿意违背忠信之德而慷慨赴死的行为,得到了普通老百姓的推崇与怜悯。

后世的统治者基于狐突的忠义及民间对狐神的信仰对狐突屡有封赐。宋景祐年间,宋仁宗赐狐突庙“忠惠”的匾额,实际是对狐突给予了“忠惠”的谥号(死后的封号),“忠”是表彰狐突为晋国、为晋文公不惜牺牲自身的气节;“惠”应当是表彰狐突后来成为神灵泽及四方,对百姓普施恩惠。宋宣和五年,宋徽宗封狐突为护国利应侯,“利应”意为狐神利泽及于百姓,祈祷则有灵应。

而民间对狐突的认知,一方面是由于其忠正而钦佩,另一方面由于其忠心不二导致全家被杀而同情怜悯。明代乔宇《狐突祠》中歌颂“丹青遗像忠魂在”“自古英雄常死节”、清代柯嶟《过晋大夫狐突祠》中歌颂“亮节千秋在,遗忠立晋基。”前人的诗歌吟咏中都显现出人们对狐突忠义节操的崇拜。

朝廷的认可与百姓的推崇结合,在其死后,其精神不断得到推崇而逐渐神化,成为当地人信仰的重要神灵,其影响力以交城清徐为核心,逐渐向周边扩展,乃至整个山西境内几乎都有狐神信仰。狐神在当地主要被当作雨神,这和山西地区干旱少雨的气候有关。光绪《清源乡志》记载:“狐突墓,在马鞍山下,宋宣和五年封利应侯,乡人建庙以祀之,坐下有泉,遇旱祷雨辄应。”后来,随着祈雨屡有灵验,狐神的职能越来越广,成为了地方保护神。

每年的七月十五日是祭祀狐神的日子,也是祈雨应验后谢神的日子,这一天,宰杀肥羊祭祀狐神,祭祀后全村老幼分享祭品,同时唱戏三天来娱神。久而久之,七月十五成了西马峪村的节日。

过去,在长期干旱时,附近村庄会将狐神请走去祈雨,请狐神时焚香祭祀,人来人往,场面热闹非凡。东马峪村香岩寺对面有一座修建于道光时期的古戏台,戏台不远处有狐神行宫,唱戏时会把狐突庙内供奉的狐神及黑白龙王抬过来娱神。

三、走进清徐狐突庙

1.规模建制

这座庙所处的位置是清徐县城西南4.5千米处马鞍山下的西马峪村,始建于北宋宣和五年(公元1123年),重修于元代至元二十六年(公元1289年),明清两代又经过多次修葺。现存献殿是明代扩建的。清代有扩建了门庭、戏台和钟鼓楼。整个院落东西宽30米,南北深75米,占地面积约2200平方米。

2.特色山门

庙宇依山而建,坐北朝南,祠庙正门也就是山门的门楣上原来有“狐神古祠”四个大字,山门本身是一座很有特色的倒座戏台,又称过门戏台:拾级而上打开山门,门内即是戏台,戏台前面有台阶,顺着台阶就可进入院内。这座戏台构思还有巧妙之处:戏台的前后台是用活动门扇隔开的,祭祀求雨等活动需要抬神时,取掉隔扇,方便抬神;唱戏酬神时,前台石阶用拆下来的门扇铺平,扩充戏台台面,过后恢复原状。正门一般不开,乡人平时出入,都走正门与钟楼之间的旁门,以示对狐神的尊敬。非常可惜的是,这么有特色的过门戏台1983年毁于一场火灾,现仅留存台基和残垣断壁。山门两侧原钟鼓楼已经损毁严重,现在看到的钟鼓楼是经过重新修葺而成的。

3.开阔的前院

由山门进入前院,可以看到,这个院子非常开阔,足足可以容纳数千人在此看戏。仔细看下,院中青砖铺地,青砖的铺排也是很讲究的:中间通往山门的砖为纵向铺排,专供狐神行走,两侧青砖横向铺排,供人行走。狐神庙每次唱戏时非常热闹,当地人称“一砖四人”,就是说前来看戏的人数几乎是院内地砖数量的4倍,我们今天想来都非常神奇,不可思议。尽管人多,但却从来没有发生过拥挤踩踏事故,人们认为这是有狐神在庇护。

4.独特的献殿

戏台对着的建筑是献殿(献殿是祭祀场所,“献”是向神灵进献供品的意思),狐突庙的献殿非常开阔,东西宽24米,这么大的献殿是比较少见的。

献殿屋顶采用清代时常见的硬山顶建构(硬山顶是古建筑屋顶的一种形式, 典型特征是屋顶只有前后两面坡,屋顶在墙头处与山墙也就是两侧承重墙齐平,没有伸出部分),檐下斗栱(斗栱是中国木构架建筑结构的关键性部件,在横粱和立柱之间挑出用来承重,把屋檐的负载经过斗栱传递到立柱。主要由方形的斗和前后左右挑出的弓形横木栱经多重交叉组合而成。斗栱对屋檐有支撑和减震作用,也有较强的装饰性,是中国古典建筑显著特征之一)间隔整齐,是体积比较小的单昂三踩斗拱,主要起装饰作用,斗拱上雕刻有云龙等花纹,这些特点也都体现屋顶应该是清代重修时添加的。

而殿内的石柱、梁、檩等构件,据考证,都是明代原件。体现出这座庙宇历经久远,香火繁盛,曾经过各个时代不断修葺。

献殿架构非常有特色,朝南的一面门窗齐备,而朝北一面整个是敞开式的,只靠三对石柱支持,和正殿直接相对。献殿采用这样的结构是为了方便人们在殿内向正殿祭拜。

献殿梁架正中曾悬清光绪十八年(1892年)牌匾“泽沛苍生”,意为狐神能降下充沛的雨水,给百姓带来恩惠。因为修缮的原因,牌匾现存放在库房里。晋中太原一代方言中骂人时有“龙抓了”的表述,意思是人做坏事会遭天谴,会被龙抓(其实是被雷电击中),被龙抓了是遭天谴的一种形式。献殿匾额下,刻有生动的龙抓人头的浮雕,当地有人做了坏事,人们会说:“你不怕狐爷庙的龙抓了你”,充分显现了狐突信仰对于人们的行为具有一种潜在的约束力。

5.丰富的碑刻

献殿的东西两旁立有明、清、民国年间石碑8通。献殿对着的内院两侧也是碑廊,立有元明时期石碑10通。这些石碑有的刻有当地重要乡约,如清道光八年《菜果市碑记》、道光十五年《马峪邨公议禁止开山卖石记》、同治十年《禁止拦路索钱记》等,碑立于狐突庙,反映了狐突庙在当时具备文化、经济、社会等多方面功能。有的刻有重修狐神庙时的基本情况,反映狐神庙在当地地位重要,明清以来几经修缮,如元至元二十六年《重修利应侯神像碑记》、明永乐十四年《重修利应侯庙记》、清乾隆二十九年《重修狐神庙碑记》、清嘉庆十七年《西马峪狐神庙改建乐楼序》、清光绪十八年《重修利应侯狐神祠记》等。

在清徐当地,还有一则流传甚广的关于石碑的传说,大家来看下献殿西侧最北的这座石碑,负碑的石兽身首分离,石碑上隐隐有殷(yān)红的血迹,这是怎么回事呢?传说,这座碑因为已经立了千年之久,坐在碑下的龟形石兽也成了精。一天,石兽负着石碑在院里游走,被狐神发现,狐神抽出腰间宝剑,挥刃将石兽的头砍下,竟然血迹四溅。这则传说仍然反映的是人们对狐神灵性的崇拜,乃至将灵性推及到狐神庙的石兽。

6.气势恢宏的壁画

东西两面山墙上有清代民间画工所绘壁画。

西壁画的是狐神出巡施雨的情景,非常形象具体地反映出古人对于神灵降雨的想象。龙王陪伴一旁,夜叉举着伞罗,鬼卒在前引导,雷公电母、风婆雨师各自拿着法器作法,狐突居于中央,坐在伞罗之下,左手拿水杯,右手拿拂尘,正在行雨。整幅画呈现出一个场面宏大的布雨情景。反映祈雨情景的古代壁画在各地有一定留存,其中狐突庙的这幅壁画清晰度极高,人物表情、动作展现的栩栩如生,非常有价值。

东面墙壁上是布雨结束后狐突一行人马回宫的情形,与西壁的布雨图相比,整个场景安静从容,天空万里无云,大地禾苗茁壮,一队人马慢慢退场。可惜的是由于年久潮湿,东墙面有部分脱落,画面已不再完整。

7.参天古槐

穿过献殿,来到的是内院,院内一棵参天古槐,据说种植于宋代,已经是八九百年的树龄,但仍然枝繁叶茂,遮天蔽日,使整个院落尤其显得清幽古朴。

8.历经修缮的寝殿

内院正中三间大殿是狐突夫妇的寝宫。寝宫分前后室,前室是悬山顶(主要特征是与硬山顶一样房顶有前后两面坡,但屋顶悬伸在两侧山墙以外)建筑,反映的是清代建筑风格;后室为单檐歇山顶(歇山顶主要特征是共有九条屋脊)建筑,反映的是金代建筑风格,可以看出庙宇经过历代修葺的痕迹。屋顶屋脊上的吻兽、悬鱼等雕刻都非常精美,保留完整。从整体看,整个寝宫采用大木构架,举折平缓,较为完整地保留了金代建筑的形制,是研究国内早期建筑的重要标本。

9.清制匾额

寝宫门楣上原本悬挂有“三晋名臣”(狐突忠心事奉晋国的事情是在2600年前,但他的忠义精神感动着后世之人,不仅名留青史,更是不曾被民间忘记,故庙内正殿门楣上题写“三晋名臣”)的匾额,靠里还有一“功著晋邦”(功勋显著于晋国)匾,两匾都是清光绪年间所制。只是由于修缮原因,两块匾目前都存放在库房中。

10.栩栩如生的塑像

寝宫内正中高台上为狐突夫妇坐像,狐突塑像红脸,金冠,身披红袍,是王者气象;狐突夫人则戴凤冠霞帔,是命妇形象。两侧塑有侧立侍女像六尊,手中原本各自拿有侍奉用的东西(现在手中拿着的东西已经毁坏),其形象应该是采用了宫廷中六尚制,分别塑了“尚冠、尚衣、尚书、尚席、尚沐、尚膳”侍女,也就是生活的生活方方面面都有侍女主管。另外塑有官吏、武士之像。这些塑像表情栩栩如生,风格极其类似晋祠侍女像,可能是宋金时期塑造。只可惜上个世纪多有毁坏。

11.耳殿龙王像

寝宫两旁各有一座耳殿,因为狐神以降雨最为灵验,所以里面分别供奉了黑龙王和白龙王夫妇塑像。龙王都是人的形象。

12.狐神故事

朋友们,我们已经走完了整个狐神庙,处处可以感受到狐神庙在明清时期的兴盛。狐神作为山西地区的重要神灵,受到人们的崇拜,人们认为狐神处处造福于民,当地流传着的关于狐神的故事非常多,我们通过一个流传很广的狐神替民解难的故事来了解一下:

清徐西马峪一带以前多种糜子(糜子碾后去壳为黄米,当地用来作油糕),一般种糜子都在盛夏麦收之后,有一年当地连降大雨,人们错过了种糜子时间,眼看来年就要闹饥荒了。一天,村里突然来了个卖糜子籽的老人,告诉村里人立秋可以下种。村里人不信,老人便许诺可以赊种子,让村里人先种,来年再还种子钱。村民们半信半疑地把老人带来的糜子籽种上,结果来年不但有了收成,而且一个糜子壳里都是两粒糜子,取得了大丰收。丰收后,村民们没有等来赊糜子籽的老人。后来发现,狐突庙里的狐爷神像手中多了一个账本,账本上记了村里赊糜子籽的人的名字。人们才醒悟过来,原来是狐神显灵帮助百姓,纷纷进庙烧香供奉。

类似的故事还有许多,都反映狐神是充满正义感,为百姓排忧解难的正义形象,都是本地狐神崇拜的反映。

 

欢送词:

朋友们,今天的狐神庙游览到此结束。感谢您来到醋都清徐感受本地文化,了解忠义狐突,感受正义狐神,相信您带走的是满满的正能量,期待您再次光临。

 

附录一:史书中关于狐突行事之记录

《左传·庄公二十八年》:晋献公娶于贾,无子。烝于齐姜,生秦穆夫人及大子申生。又娶二女于戎,大戎狐姬生重耳,小戎子生夷吾。晋伐骊戎,骊戎男女以骊姬,归,生奚齐,其娣生卓子。

《左传·闵公二年》:晋侯使大子申生伐东山皋落氏,里克谏曰:“大子奉冢祀社稷之粢盛,以朝夕视君膳者也,故曰冢子。君行则守,有守则从。从曰抚军,守曰监国,古之制也。夫帅师,专行谋,誓军旅,君与国政之所图也,非大子之事也。师在制命而已,禀命则不威,专命则不孝,故君之嗣适不可以帅师。君失其官,帅师不威,将焉用之?且臣闻皋落氏将战,君其舍之。”公曰:“寡人有子,未知其谁立焉。”不对而退,见大子,大子曰:“吾其废乎?”对曰:“告之以临民,教之以军旅,不共是惧,何故废乎?且子惧不孝,无惧弗得立。修己而不责人,则免于难。”大子帅师,公衣之偏衣,佩之金玦。狐突御戎,先友为右。梁余子养御罕夷,先丹木为右。羊舌大夫为尉。先友曰:“衣身之偏,握兵之要,在此行也,子其勉之。偏躬无慝,兵要远灾,亲以无灾,又何患焉?”狐突叹曰:“时,事之征也。衣,身之章也。佩,衷之旗也。故敬其事则命以始,服其身则衣之纯,用其衷则佩之度。今命以时卒,閟其事也。衣之尨服,远其躬也。佩以金玦,弃其衷也。服以远之,时以閟之。尨凉冬杀,金寒玦离,胡可恃也?虽欲勉之,狄可尽乎?”梁余子养曰:“帅师者,受命于庙,受脤于社,有常服矣。不获而尨,命可知也。死而不孝,不如逃之。”罕夷曰:“尨奇无常,金玦不复。虽复何为?君有心矣。”先丹木曰:“是服也,狂夫阻之。曰:‘尽敌而反。’敌可尽乎?虽尽狄,犹有内谗,不如违之。”狐突欲行,羊舌大夫曰:“不可。违命不孝,弃事不忠。虽知其寒,恶不可取。子其死之。”大子将战,狐突谏曰:“不可。昔辛伯谂周桓公云:‘内宠并后,外宠二政,嬖子配适,大都耦国,乱之本也。’周公弗从,故及于难。今乱本成矣,立可必乎?孝而安民,子其图之。与其危身以速罪也。”

《左传·僖公二十三年》:九月,晋惠公卒。怀公命无从亡人,期,期而不至,无赦。狐突之子毛及偃从重耳在秦,弗召。冬,怀公执狐突,曰:“子来则免。”对曰:“子之能仕,父教之忠,古之制也。策名委质,贰乃辟也。今臣之子名在重耳有年数矣,若又召之,教之贰也。父教子贰,何以事君?刑之不滥,君之明也,臣之愿也。淫刑以逞,谁则无罪?臣闻命矣。”乃杀之。卜偃称疾不出,曰:“《周书》有之:‘乃大明服。’己则不明,而杀人以逞,不亦难乎?民不见德,而唯戮是闻,其何后之有?”

《国语·晋语一》:十七年冬,公使太子伐东山,里克谏曰:“臣闻皋落氏将战,君其释申生也。”公曰:“行也。”里克对曰:“非故也。君行,太子居,以监国也。君行,太子从,以抚军也。今君居,太子行,未有此也。”公曰:“非子之所知也。寡人闻之,立太子之道三:身钧以年,年同以爱,爱疑决之卜筮。子无谋吾父子之间,吾以此观之。”公不说。里克退,见太子,太子曰:“君赐我以偏衣、金玦,何也?”里克曰:“孺子惧乎?衣躬之偏而握金玦,令不偷矣。孺子何惧?夫为人子者惧不孝,不惧不得。且吾闻之曰:‘敬贤于请。’孺子勉之乎!”君子曰:“善处父子之闲矣。”太子遂行,狐突御戎,先友为右,衣偏衣而佩金玦。出而告先友曰:“君与我此,何也?”先友曰:“中分而金玦之权,在此行也,孺子勉之乎!”狐突叹曰:“以庬衣纯,而玦之以金铣者,寒之甚矣,胡可恃也?虽勉之,狄可尽乎?”先友曰:“衣躬之偏,握兵之要,在此行也,勉之而已矣。偏躬无慝,兵要远灾,亲以无灾,又何患焉?”至于稷桑,狄人出逆,申生欲战,狐突谏曰:“不可。突闻之,国君好艾大夫殆,好内适子殆,社稷危。若惠于父而远于死,惠于众而利社稷,其可以图之乎!况其危身于狄以起谗于内也?”申生曰:“不可。君之使我,非欢也,抑欲测吾心也。是故赐我奇服而告我权,又有甘言焉。言之大甘,其中必苦。谮在中矣,君故生心。虽蝎谮,焉避之?不若战也。不战而反,我罪滋厚。我战死,犹有令名焉。”果败狄于稷桑而反。谗言益起,狐突杜门不出。君子曰:“善深谋也。”

《史记·晋世家》:晋君改葬恭太子申生。秋,狐突之下国,遇申生,申生与载而告之曰:“夷吾无礼,余得请于帝,将以晋与秦,秦将祀余。”狐突对曰:“臣闻神不食非其宗,君其祀毋乃绝乎?君其图之。”申生曰:“诺,吾将复请帝。后十日,新城西偏将有巫者见我焉。”许之,遂不见。及期而往,复见,申生告之曰:“帝许罚有罪矣,獘于韩。”儿乃谣曰:“恭太子更葬矣,后十四年,晋亦不昌,昌乃在兄。”

《史记·晋世家》:子圉之亡,秦怨之,乃求公子重耳,欲内之。子圉之立,畏秦之伐也。乃令国中诸从重耳亡者与期,期尽不到者尽灭其家。狐突之子毛及偃从重耳在秦,弗肯召。怀公怒,囚狐突。突曰:“臣子事重耳有年数矣,今召之,是教之反君也。何以教之?”怀公卒杀狐突。秦缪公乃发兵送内重耳,使人告栾、郤之党为内应,杀怀公於高梁,入重耳。重耳立,是为文公。

 

附录二:狐突庙碑文

(一)《重修利应侯庙记》

盖闻往贤先贤、忠臣烈士,德化深远,功业尊崇。能御灾而捍患,能兴利而除害。后世之人莫不表而扬之,秋而祀之也。矧惟圣朝修明祀典,感秩天文。虽神有尊卑,祭无不举。至于郡邑乡村有建立庙祠,妆塑神像,或岁时,或朔望,献牲礼者有焉。奉香纸表,非但追慕功业于景时,亦必祈祷利泽于今日。皆本于人情之自然,非有所勉强而为之也。是以人之欲奉神之道者,固在神之丰洁,而欲致感格之诚者,尤贵于庙宇之修整也。苟庙宇之或疏漏、殿庭之或不洁静,纵有牲帛之陈、俎豆之设,而神主为之囗囗。

兹者,梗阳在城西北之隅有庵曰证觉,其守庵之丘尼曰信志,其号曰远峰。本庵之坟在于本村利应侯庙之后,前利应侯庙。利应侯者,迺晋献公之贤大夫,狐其姓,突其讳者是也。忠惠显于当时,利泽及于后世。故有宋时赠侯,封其利应侯,必应。而信志往来坟所,经过庙前,必稽首致敬。一里、马谷里老人武兴等,与信志曰:“贵庵之坟位于本村利应庙之后近,敢请高徒一二来住此庙。此庙旁边有院落,早晚以供香火,就看守坟莹,岁时以备祭奠,岂不可乎? ”信志曰:“诺。”及回其庵会人元昌等,佥议皆协。不数日,信志复于马谷里老人等议曰:“凡人家所居物宅,以有疏漏者必覆盖补葺,以防风雨。本村利应侯祠,以来世远年湮,略加修葺历举。见今既许本庵之人来守囗庙,其庙久被风雨损坏,丹青剥落,岂我辈敬奉神明之道?吾本庵之物资,汝众之物,同心协力,修复如前,于汝众心如何? ”里老人等咸曰:“惟信志之言是从。”于是顾工命匠,卜日动工。村之家赴功之人,不请而至,不期而来,输物使役,财无少吝,夙兴夜寐,心无以怠,彼此一心,始终无二,不半年间,厥功告成,有马方鸠僝功。信志请予文以记之。余不获辞,切惟世之为比丘僧、比丘尼者,贵乎慈悲尤贵乎奉神也。若证觉,庵之比丘尼,住山民家,天资好善,乃入本庵,削发为尼,远迹红尘,甘心淡薄,专务本面家风,不得同世俗,洁己身修,看经慕道。凡得布施物资,已用之,或供香火人,或修庙祠。所宜费者,无难色焉。至若利应侯之庙,志信发重修之愿,而里老有乐从之心,遂致其庙貌鲜鼎新,焕然完美,俨然壮观。其所感人之敬祀其神,神之默佑其人者,岂无所自欤。愚故于终书之,以为之纪云。

                            永乐十四年  岁次丙甲 首夏下旬吉日

典史宁聚 儒学教谕训导李贯撰书

证觉庵信志、远峰立石  

(二)《重修狐神庙碑记》

狐神者,春秋时一贤大夫也。晋文公哀其死,嘉其节,葬于太原之马鞍山,其为灵昭昭,难以殚精述。至炎宋,封为护国利应侯,而梗阳马峪村也建祠崇祀焉。考古碑记,至元二十六年,进士李君玉,纠众修葺,规模大备。厥后岁时祭享,绵延不绝。每遇旱魃之年,邑侯之来守是邦者,往往率诸父老,祷雨于斯,随求随应,历有明征。礼曰:凡有功德于民者皆祀之。若利应侯者,生则忠于君,没犹庇其民,聪明正直而为神,其非同于淫祠也明矣!夫神人相感之际,余也不解其何以然,从未有能为民御大灾、捍大患,而忍令其祠宇之就颓者。庚辰岁,忽有告余者曰:“马峪狐神庙不日就毁矣!”余惊问其故。其人曰:“圣天子驾幸五台,邑侯吴公将假木植以备公用。”余曰:“此庙乃祷雨之所,何不曲求保全,免贻神恫。”其人曰:“恳求屡之,仅取二十余椽。而此庙已几几就倾。”余曰:“嗯!我知之矣。”越明年,邑侯吴公意若有感,捐俸倡先,令乡众重整修焉。是役也,虽未能较前加丽,而规制焕然一新。兹当功竣,不避囗囗以记其事,而问记于余。余思天下废兴之故,虽曰天命,岂非人事哉。每念及此,盖不能无所责望于其间。今于斯庙之云,后之贤者,毋也旷然有感否也。

龙飞 大清乾隆二十九年岁 次甲申桂月癸酉 戊甲日 庚申时立

庚辰进士侯铨 知县陈洛书撰文

邑庠生罗元祥 书丹篆额

(三)《西马峪狐神庙改建乐楼序》

利应侯祠位于西马峪北山之阴,访其创建之年,父老无能道者,盖斯庙之作由来久矣。两庙膳庭穹碑甚多,而惟乾隆二十九年纪二十五年重修之事,其懿铄隆茂,龙过囗功,而改作之谋亦未及于乐楼。迄今五十余年,风侵雨剥,不惟囗尾倾颓,栋梁暗淡,即乐楼旧制亦北塞神路,南背民居,且置钟鼓二楼于两角门外,尤有不相联属之势。村人春秋蘸奠,目击斯楼,久有囗故鼎新之意,然每一议及,囗相德让,终鲜领袖。乃于嘉庆十五年公众宴饮樽俎之间语及斯举,忽有五君子莫为而为,慷慨捐施,各输银五十两以倡众善以与斯役,而合村士民亦皆踊跃捐助,赞襄恐后。又以工浩费繁,走募他乡。于是醵谪仙之黄金,囗公输之鬼斧,拓其基址,易其规模,北修楼砌,南启山门,呼吸既通,而两旁门墙随楼南移亦与钟鼓楼齐。吾知人之睹斯楼者,见夫鸟草莺飞,丹青混耀,应以为井干囗囗,齐云落星不是过矣。

功既竣,首事人述其颠末,征余序。余曰:夫自先王以一神道设教,庙宇之修建何处蔑有,然吾党见居沃土者庙多巍焕,居瘠土者神且漂摇,而区区演剧之楼又何问焉,亦可知必湮肃。祀虽在人心,而君庙之修废,实一乡之盛衰所由。囗今诸君克念前绍,舍旧谋新,固足以征雨泽宏敷皆盈,宁之有庆亦可卜。以乐侑神之时,与高山流水声相应,且千载下如见帝俊阴康之歌舞,岂非神人所共悦哉?余不文,举凡歌颂灵应、铺张功德之词,俱衰而弗道,惟愿叔季之人。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览斯石而与起焉,将嗣而葺之,囗斯楼之不朽也。    

大清嘉庆十七年 壬戌岁 贡候选儒学训导 闫廷相 撰文

                              儒学生员王永年书丹并篆额

(四)《菜果市碑记》

 我清源小西门外有菜市一所,每逢双日,沿山一带人惯挑水菜、水果等物,自备称杆,集此公卖,不烦牙人说合,故亦无藉口抽用者。盖园叟佣鬻其土产,生涯最微,因而骚扰不生。数世以来,人甚便之。不料道光八年,突有范姓,妄凭别行牙帖就中射利。群情不堪受,遂至成讼。幸蒙邑侯张太天及巡廉董老爷平情讯明,裁伊私称不准抽用,并将前设之称贮入库中,仍许民人照旧例交易,而集中弊端甫滋即革,歌颂之声由是作焉。复颁山村告示数章,显标断案,兼示此后倘有不法之徒搅害集规,伤令即行扭禀,以凭究治,恺切详明,拒不同铁券,不可移易哉。而巡廉董公犹谆谆垂训,谓儆匪徒昭来许,尤宜本所示而镌碑以志之。琦余休哉!洵忧深虑远之至计也。吾济小人罔不欢欣鼓舞,上承明训,揭其颠末,遂延匠氏而详刻焉,异日或有不测,直将按兹石刻以作合夥公办之一证云。

特授徐沟县清源司巡政厅加五级记录十次

董长清饬立

                                 大清道光八年岁次戊子榴月下浣之吉

(五)《徐沟县告示》

特调徐沟县正堂,加五级记录十次张

为严禁顶冒牙帖,以绝弊端,并擅立秤杆,以安闾阎事。照得各色牙行,例应的名正帖,不准私顶朋充。至民间一切水菜等物,应听各备秤杆,自行买卖,毋得以顶冒故帖,混行抽用,亦未便以村中立有一秤致起事端。今有杂货菜果牙帖范通业已病故,而伊堂兄范功等竟敢私顶充牙,从中取利,实属玩法。控经本县讯悉前情,并讯明该村社首等,有在公所立秤情事。除加范功等分别责征,勒令牙帖缴销,取结完案,并将公所之秤贮库外,合行出示晓谕。为此示仰军民人等一体知悉。自示之后,尔等毋得私顶牙帖,为例充牙。至民间一切水菜,自应照旧听买卖人等自备秤杆,各出情愿,公平交易。毋得畸轻崎重,以安本业而息争端。如有不遵者,许乡地并该民人等扭禀送案,以凭讯究。至于请领杂货果木牙的名正贴充膺牙行者,着仍照旧规,于十月内亲自赴集,照帖办理输课,毋得籍端率混,致干究惩。本县言出法随,各宜凛遵毋违,特示。

                                           大清道光八年五月初五日

(六)《清源司告示》

清源城巡政厅 加五级记录五次董

为晓谕饬禁事,查得清源小西门外菜市集上,每逢双日,乡间民人赴集贩卖菜果,以为营生,养瞻安口。近有游手无赖光棍之徒,逢集在市上承间偷窃物件,以致剪绺强取食物,小民何以为生,实堪痛恨。为此,示所该管乡地、捕役知悉,每逢双日市集,必须严行稽查,认真约束,倘有前项不法之徒,许尔等扭禀本厅,尔也不得怠惰,虚应故事。一经本厅察访得实,并尔等一同究办。毋得视为具文,各宜凛遵毋违,特示。

(七)《马峪村公议禁止开山卖石记》

艮为山,亦为小石。夫止而不动,谓之艮。则山与石之相依,以为固也。地道宏博厚之功,物理昭长真多象。《易》曰“敦良之吉,以厚终艮”,不误也。梗阳之西北有马鞍山,其下为马峪村,距城五六里,依山而处,若数百家。其先风俗淳朴,人文蔚起。力田者鼓腹而乐;习贾者满载而归。予尝闻诸舆论,采夫众说,谓非名山之助不口此。近年来,人尚浇漓,家多穷约,竟有以开山卖石谋生者。讵知石可售,而山之厚气不可摇。山宜安,而石之精莹不可泄。使徒任其磨灭亏损,而不一为之整顿,而犹欲地效其灵,人享其福,不惟无是事,夫亦断无是理。于是村之人集议禁约:自刘家山以及蛤蟆口一齐,永远不许开山卖石,以损山灵,以损地气。凡有山者莫不慨然应允,共成美事。谓培养功课,必将峻嶒特起谓垒成奇山,既巍然而深秀,人必蒸山石而太和,而古处之敦不难再见于来。滋则有益于村人者,岂浅鲜哉。而又恐代远年湮生事,考证公议刻石神祠,以图永远庶从,有山之家不得复蹈故辙也。是为记。

增广生员 李庆芳 撰并书

公议自立禁约后,本村修盖用石必须告明值年乡保,共同观望无妨碍处,方许开辟。如有不遵,会同公正合村公办。

合村公立

清道光十五年(1835 )岁次乙未桃月

(八) 《禁止拦路索钱记》

村规之设,与官司条例相表里。要以体统所关,期于无弊而后已,不可忽也。本村背山面,谷之中向有煤窑数座。每届严冬,车载马驮,络绎不绝。盖煤炭为利,赖之资而转输,因道路之便,两无碍耳。近年以来,拦路索钱者甚夥,车马视为畏途,相戒不敢入境。无车来,煤炭不得出售,业煤炭者多生怨怼。即一村体统所关,岂容使游手无赖者流,公然阻截焚索多端。使邻近闻之,将谓此邦成何等风俗耶。国门御人其渐断不可长。兹同阖村社首及谷中地户等共同酌议,嗣后车马经由谷中,不许此辈再行骚扰,倘有顽梗之徒不遵公议,仍蹈故辙,本村值年社首一体公办,不得更生推诱。庶村规严肃而远近闻之,亦不致传为口实矣。至谷中天顺窑与本村约有成言,倘遇有事情者助办,其所约情节另存执照为证,兹不赘。

乙酉(1849)副榜  侯铨教谕 梁宝臣 撰文

                                   雨公  张锡田 书丹

                                   同治十年(1871) 岁次辛未仲冬月

                                   西马峪阖村 公立

(九)《重修利应侯狐神祠记》

利应侯狐神古祠,左右配享黑白龙神。夫狐神者,春秋时晋大夫狐突也,孝而安民,大义谆侮于世口忠以教子劲节,直抗夫怀公。晋廷之上能以节义正人心者有几人哉?后文公即位,恤其死,慕其忠,卜葬马鞍山为佳城,此特祭享之祠耳。其祠不知建自何代,阅古碑记,惟至元二十六年有进士李君玉口口者纠众重修,亦未见其创始其口珉所载。狐神当日事迹与史册仿佛,无庸再赘,自大宋敕封护国利应侯,御大灾,捍大患,传言遇旱祷之口,宰斯邑者或拜祷于此祠,或迎驾于公所,不须剪爪断发,而甘霖甘澎罔不即时显应。其有功德于民者,境神昭验有文,祷雨灵应有记,岂徒虚夸其祠以媚神之悦哉?特祠制宏广,历有年所,风雨飘摇,渐臻剥蚀之份,鸟鼠交集,偏多穿穴之虞。每逢祭奠,村人莫不浩叹,曰栋梁几于挫折,凡眷显然坍塌,不有以修之,亵其祠即所以亵其神也。十四年三月二十五日恭逢蘸奠,宴饮共享神惠,一口议及重修,众皆踊跃乐从于斯,篡修缘薄,募化四方。十五年已丑,经始正殿、寝宫以及碑亭、膳厅,十六年庚寅落成,当年献戏开光,以为完善其事。越明年壬辰,核算所费,且有余资,前面增修东西厢房各三间、乐楼、山门,并钟鼓二楼,既勤垣墉,复涂口茨,继以修葺,加以黝口。祠东有空基十余丈,复修北亭八间,马棚四间,为便人憩息之所,前启大门,旁穿曲径,与正院呼息相通。漪与休哉!废者举之,缺者补之,前后内外焕然一新,其间若有神助,非尽人力之所为也。功既竣,众父老嘱余作文以记之。余本不能文口以耄年荒废,恐不胜任,然义不容辞,姑就其始末而撰之,庶使后之君子克念前绍,继此而复,为之修是,即余之所厚望也夫,是为纪。

                       大清光绪十八年 岁次壬辰

                                             儒学生员 王象禹 撰文

                                             儒学生员 程裕国 书丹

                                              邑文童 苏师辙 篆额

(十)《议定小西门果木菜市使钱记》

夫古有钱法之昭垂,今讲金融之流贯。所以平交易便商民,是必定划一之程,而后可行之无弊也。吾清源市面通行钱法,曰九四钱,每百制九十四文,所辖境内,遐迩一律,无不称便。乃小西门果菜市近年以来所行使者,竟有不足九十以至八一二不等,名日烂钱。村民售物,往往与负贩之辈因此争执,始而口角,率至两不相下,酿成事端,其于地方安宁秩序大有关碍。甚有山僻乡民负其品物远赴交城,不来清源,无非以钱法太烂,故去而之他,是尤关系地方权利,不可不急为挽救者也。于是西八村公同议定,自今以后,一律行使九四,不得稍有歧异,致不均平,八村轮流执掌,派人在集严密稽查,倘有迁就收受者,一经查出,公同议罚,不厌其苛。凡以其革积弊,靖争端,交易平而商民便也,有裨地方,岂浅鲜哉!

                 清光绪乙酉科 解元 黑龙江高等审判推事 韩辅国 撰文

                                邑人张贵仁 书丹并篆额

                                大中华民国六年(1917 )春月上浣谷旦

西马峪董事张锡志等6人

西梁泉董事阎文明等5人

东梁泉董事李映芳等5人

都沟村董事杨如和等6人

东马峪董事张凤龙等6人

白马一社首刘学礼李增元

平泉村董事庞斯廉等4人

北营村董事何敬德等5人

 

附录三 :山西各地狐神传说故事

(一)狐神养神龙

附近交城县西隅坊村的居民常常在深夜被巨大的声音惊醒,他们看到金色巨龙落在狐神庙。庙中善友看到金龙潜入庙院井中,于是西隅坊人为这口井安装了栅栏,阻止金龙腾云而去。人们都认为那是狐爷养育的神龙,因此只有在七月十四狐神庙会前一天,才会破例将井的栅栏打开。 

(二)狐爷山里的金马驹

有位道长来到狐爷山,受到山上人们的热情招待,离开时送给一位老大爷一颗黄瓜种子。道长告之种子下种后一百天,用熟黄瓜打开山门,埋在山底的金马驹会出来。于是老大爷把黄瓜种子种下去。到九十九天时,他听见黄瓜有动静,以为自己数错日子了,黄瓜已经成熟了。他用黄瓜打开山门,就见光芒万丈,许许多多的金马驹奔跑出来。看到金马驹,他很高兴。忽听一声巨声,山门被关上了。老大爷气得晕倒在地上。他醒后看见用黄瓜所撬的地方,不停流出水。他认为这是孤神的安排,就在此地挖了口井,说是“仙泉”。此后,他饮用“仙泉”水,据说活了九十九岁。

(三)狐神惩罚恶霸

农历五月初六,交城人要出北门上卦山。恶霸方秃子要求出北门的人给他捎一担粪去自家地里。狐爷变作样貌温和的人走到方秃子跟前。方秃子要求狐爷担粪,于是狐爷挑上粪出了北门。十多天后,方秃子的几十亩玉米越来越不景气。人们才想到那天的老人很像狐神庙里的狐爷,方知是狐神显灵。

 

附录四:狐神庙求神仪式

(一)祈雨祭祀仪式

祈雨时,队伍庞大,由乡、村长带领,需要置办猪、羊祭品双份,击鼓奏乐,鸣锣点炮,全村大、小人等赤膀顶香,沿着官道,浩浩荡荡前往狐突庙。一路上,不断有人加入,但不许小孩吵闹,也不许推推撞撞、东倒西歪、时走时停。来到狐突庙,摆上祭品一份,长跪祷告。与此同时,一队披头散发的妇女,尚需在庙门外的水槽边进行另一种祈雨仪式。她们一边假扮从水槽中打水状,一边假扮倒水状,模样可怜地面对苍天……并口中念念有词道:“巫婆打水寡妇淇,凤凰拉车龙布雨,九天仙女洗簸箕,洗了簸箕下大雨。毛毛雨下成伏雷雨,伏雷雨下成普盖雨。雨过天晴开大祭,猪儿祭了羊儿祭。三日的灯影儿五天的戏,莲花大供摆满地。阿弥陀佛,狐爷爷,下得雨来吧……”。祭奠完毕后,大部分人返回,只留下一些身强体壮者带上另一份祭品上狐爷山完成剩下的祈雨仪式。据传说,上狐突庙、狐爷山祈雨非常灵验,每次祭奠时,总有一只蝴蝶飞来落在狐突庙供桌上的盘子里,祭奠完后蝴蝶就飞走,人们说那是狐突的化身,有求必应。每次下雨后,乡人还要上狐突庙、狐爷山谢神。谢神仪式隆重,有锣鼓、社火等,并且站在谢神队伍中间的一人,胳膊上用铁钩挂满了布条,两胳膊伸直,一直走上狐突庙、狐突山。

(二)求子祭祀仪式

清源乡民认为,狐突不仅能降雨,而且能主管生育和送子。向狐神求子的最多,也最有特色。在当地有“摘花求子”的习俗,久婚不育的夫妻会到狐突庙前以求子嗣。如果想要男孩,在叩拜后会到供桌上拿上一个馒头、摘一朵白花、拿一个苹果;如果想要女孩,则到供桌上拿上一个馒头、摘一朵红花、拿一个梨。然后把香插到馒头上,恭敬地请回家,让妇女吃下馒头和苹果(梨),认为这样可以将狐神的灵气带回家,也是取香火不断的意思。如果最终灵验,夫妻就会提着一束红(白)花、馒头、瓜果等到庙中还愿。民众把花与子联系起来,认为有花就有子,“幽冥之中有一座‘百花桥’,桥头有白花、红花’。白花轮回人世为男子,红花轮回人世为女子。”在他们的心目中,本来不可控制的生男生女行为,通过“摘花求子”仪式行为变得可以自己选择和控制,他们在不可抗拒的自然力面前似乎掌握了主动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