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征文启事

057一片沧桑地 悠悠怀古情

发布时间:2018-08-28    浏览次数: 人次    作者:文物局

--童子寺遗址解说词

057

太原古称晋阳,也称龙城,是具有5000多年文明史和2500多年建城史的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在龙城西南风光秀丽、重峦叠嶂的西山山脉之中,有一座山叫龙山,它背靠吕梁,面临汾水,秀美挺拔,景色旖旎。从空中俯瞰,就好像一条青龙飞舞盘绕在崇山峻岭之中,所以它还有一个非常写意的名字叫做青龙山。 

我们今天欣赏到的童子寺遗址就位于龙山北峰半山腰的一处平坦之地,这里南北西三面都是峭立的山崖,东面开阔的山坡上可以隐隐约约找到旧时上山的步道。面东而望,放眼之处便是著名的晋阳古城遗址和不绝的汾水。三面环山,一面临水,形似龙椅,居高临下,俨然一处自然天成的风水宝地。

童子寺是北朝至隋唐时期著名的佛教寺院,现在走进童子寺遗址,我们已然看不到当年的繁华,但从保存完好的寺基依然可以看得出当年寺庙宏大的格局,从遗存的北齐摩崖大佛、石窟以及燃灯石塔等依然可以想象得到当年宗教活动的兴盛。20166月,山西省政府公布童子寺遗址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童子寺遗址坐西朝东,依山势自然分为南北两个部分。

南部为寺院区,正殿面阔五间,刻有宝奘莲瓣的柱础石,体现着浓郁的北齐风格,是典型的北齐遗物。大殿佛台基本完好,佛台两边各立有五根石柱,是原来塑像时用的龙骨。大殿前面有供祭祀礼仪之用的宽敞月台,台面全部为条石所砌,前正中有条石砌筑的台阶,台阶前接甬道,靠近台阶处有一唐代八棱石经幢,经幢的四周原有四根盘龙柱,是我国较早的盘龙石柱,可惜已风化不清。南北两座配殿尚存,但破损严重,其中,南配殿为石砌窑洞。甬道向东一直通往山门,山门路基基址完好。左右有钟、鼓楼各一座,现仅留残存的方形基座。山门及院墙已荡然无存,但从山门基址内外残留的四个柱础依然可以看出寺庙的规制和等级。寺院西侧的崖面上有北齐开凿的洞窟5个,东向的寺前坡上有唐代开凿的石窟2个。20135月,在童子寺遗址西边山崖顶部平缓处发现了一座明代石塔遗存,经专业人员修复已安置于原址,专业术语称之为“归安”。归安后的石塔矗立在童子寺遗址正上方的坡地上,成为一处新的文物景观。

北部为大佛阁遗址,佛阁依山而建,墙体为北齐时条石砌筑,唐代曾进行过加固维修,增筑了护墙。据记载,佛阁为两层楼阁,规模十分宏大。佛阁后接摩崖敞口式大龛,石砌的巨大佛座上为主尊无量寿佛,两侧分别为观世音、大势至菩萨,主尊趺坐之体高十七丈,阔百尺。观音、大势(至)各十二丈”,经过近1500年风霜雨雪的洗刷,仔细端详才能看出中间趺坐大佛造像的轮廓,两侧的菩萨像,已风化成两块突兀的竖长条石块,只能凭想象去恢复她们的庄严和慈祥。佛阁前有一座高达5.03米的北齐燃灯石塔,是国内乃至亚洲现存最早的石质燃灯塔。

童子寺创建的年代是北齐天保年间,当时执政的皇帝是北齐王朝的创立者文宣帝高洋,高洋对佛教的信仰已经到了痴迷的程度,他拜高僧为国师并请入内庭讲经,他执政第二年就“受禅道和菩萨戒法”,他把三分之一的国库积蓄用于供养佛教,以致于“于时齐境一心奉佛,国无二事”。当时的晋阳是北齐的“别都”,由于晋阳是北齐政权的创业和发迹之地,北齐历代皇帝多住于此,实际上已成为遥控北齐政权的宣政之所和全国的政治中心。正是由于高洋对佛教的笃信和当时晋阳特殊的政治地位,晋阳迎来了佛教发展的兴盛时期,先后在天龙山续凿石窟、在蒙山创建开化寺、在晋祠创建悬瓮寺、在龙山创建童子寺,开凿了当时中国第一大佛--高达66.6米的西山大佛(比世界最大石佛乐山大佛还要早160余年)和当时中国第二大佛--童子寺大佛。

北齐天保七年(556),高僧宏礼来到晋阳选址修建寺院,他经过龙山时,陶醉于龙山的清静、幽深,认为这正是寻道问佛、清心修为的极好场所。宏礼在此创建童子寺,寺后凿建石窟,寺旁镌建摩崖大佛,建造大佛阁,并在大佛阁前建立巨大的燃灯石塔。“童子寺”一名的由来也充满神奇色彩,据历代《太原县志》记载,是因为山上出现了童子的幻像,且有大石似世尊,遂得其名。更有唐代日本高僧圆仁在其所著《入唐求法巡礼行记》记其所见碑文:“昔冀州宏礼禅师来此山住,忽见五色光明云从地上空而遍照。其光明云中有四童子坐青莲座游戏,响动大地,岩巘颓落。岸上崩处,有弥陀佛出现。三晋尽来致礼。多有灵异,禅师具录,申送请建寺,遂造此寺。因本瑞号为童子寺。”童子寺建成之后,文宣帝高洋于天保十年(559)亲自来到童子寺瞻拜了童子寺大佛。皇帝的亲临让童子寺名声大震,吸引了无数的僧尼和善男信女络绎不绝地前来虔诚拜佛如果遇上重大节日,更是香火旺盛,燃灯石塔的灯火能照亮十里晋阳城,足可见童子寺当年的盛况。

到了唐代,童子寺迎来了又一次辉煌,唐显庆末年(660),唐高宗李治携皇后武则天专程来到龙山,光临瞻礼童子寺院,惊叹大佛的雄壮神奇,大量施舍金银财宝。回到长安依然印象深刻念念不忘,两年后于龙朔二年(662)派遣专使给童子寺大佛和西山大佛赐披袈裟。皇帝的宗教导向,必然会带来佛教的繁荣,唐代的晋阳,寺院林立,法事不断,龙山佛教的发展也进入鼎盛时期,高僧大德纷纷来龙山讲经做法。唐代高僧玄奘曾登临童子寺,留诗一首《题童子寺五言》:“西登童子寺,东望晋阳城,金川千点渌,汾水一条清。” 玄奘大弟子慈恩窥基法师,即尉迟敬德的侄儿子,也曾从长安到童子寺,宣讲佛法。同时,发展至鼎盛的童子寺还吸引了众多文人墨客至此一游,留下了许多诗词文章。就是那脍炙人口的成语“竹报平安”的典故也出于此:唐代作家段成式在其笔记小说《酉阳杂俎》中有这样一段,题目为:童子寺竹。大意是说在大唐北都太原,龙山的童子寺里有棵竹子,刚刚长出来并不很长,也就数尺而已。据人们相传,童子寺里有一名叫做纲维的僧人,每天都要报告竹子平安生长的情况。后人便以“竹报平安”指平安家信。

随着朝代的更替,皇室对佛教的倚重不再如前,加上战乱的不断发生,这座著名的寺庙毁于战火,慢慢地淡出了人们的视野。据记载,明清时期附近花塔村民和一些僧尼也曾集体捐资重新修建童子寺,可是在乾隆四十年(1775)龙山又遭遇了暴雨袭击,大石坠落在童子寺大殿后,正殿与佛像都被砸毁。之后,虽然花塔村村民再次重修童子寺,但也没有迎来童子寺的复兴,这座千年古刹逐渐荒废,掩盖在灌木树林之中。在大跃进时期,附近的村民在此建高炉炼钢铁,还有历年来在童子寺及周边修筑梯田,大量起用了寺院遗址上的石条和石块,使得遗址遭受了很大的破坏。

近年来,龙山文物得到了积极的保护和深入的研究,对童子寺遗址实施了原址保护,对童子寺大佛遗存山体进行了技术加固,还有了许多新的考古发现,整个龙山文物景区也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发展时期。

一千多年的时光让童子寺的辉煌已然成为历史,我们现在所看到的童子寺遗址,已经是一片荒芜、满目沧桑,但它带给我们的是浓浓的古风。站在童子寺遗址上,感受着山风的吹拂,端详着斑驳的树影,还有那些残垣断壁、石柱条石、柱础瓦砾,以及掩映在杂乱草丛中的山道石阶,我们可以遥想到当年童子寺的辉煌。抚摸着主殿龙骨的半截石柱,仿佛看到北齐皇帝高洋率领他的大臣对着童子寺大佛俯身下拜,祈求国运的壮观场面;走到杂草淹没的石阶上,仿佛看到唐高宗李治与皇后武则天携手率众攀登在长满黄栌与刺玫的山道上;坐在北齐时代的石墙上仰望大佛,仿佛看到骑着白马的高僧唐玄奘来童子寺弘法、看到燃灯塔灯火光照十里晋阳……

童子寺从辉煌走向衰落,经历了无数的风风雨雨,也见证了古晋阳城到现代龙城的变迁。站在童子寺遗址上向东望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座新时代下蓬勃发展的现代化城市。时代的飞速发展,丰富了我们的精神生活,但也需要我们停下脚步,去感受文物所蕴涵的沉甸甸的历史,去听文物给我们讲老祖宗的传奇。你瞧:那随风摆动的灌木树林,还有那或立或卧的石柱和柱础,更有那山道石阶,都和童子寺遗址一样静静地等在这里,等候着我们透过历史的缝隙去发现他们,去了解他们,去揭开他们身上被岁月覆盖的厚厚的包浆。